以色列正在经历的三场战役

admin 54 0

当地时间11月24日上午7时(北京时间13时),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和以色列在加沙地带的停火协议正式生效。以军暂停四天围剿行动。这是此轮巴以冲突爆发六周来首次出现的良好迹象,也是国际社会持续施压,埃及、卡塔尔和伊朗等国积极斡旋的结果。但是,此轮巴以冲突不会马上画上休止符,以色列也在经历三场战役以便脱身于“战争状态”。

首先,以色列要尽可能争取被俘军人与平民获释,这是一场争夺人心与舆论的特殊战役。10月7日哈马斯武装突袭以色列,抓获数百名军人和平民,用于对以心理施压、遏制以军报复并交换被以关押人员。巴以双方对被扣押人员一直存在不同的政治和国际法叙事,以色列将己方被扣人员不分兵民而描述为“人质”,称被关押巴方人员为“恐怖分子”或“安全犯人”;巴勒斯坦将以方军人称为“俘虏”,将被以方拘禁、劳役的己方人员称为“战俘”。巴自治政府还曾专设“战俘事务部长”,负责被监禁人员事务。

从国际法角度看,尽管2005年以军和犹太定居者完全撤离加沙地带,但是,加沙海陆空依然被以方封闭和掌控,因此无法更改其被占领土属性。更何况,以色列对约旦河西岸、东耶路撒冷等巴方坚持的主权属地保持占领状态,这让包括哈马斯在内的巴方各派力量认为有权实施武装抵抗。以色列将巴以冲突定性为“暴力与反暴力”或“恐怖与反恐怖”,也难以获得国际主流舆论认可,由此产生的双方人员被拘禁自然难以简单或单方定性。此轮冲突被哈马斯拘押人员命运不仅牵动人心,而且甄别和归类困难,尤其是处于预备役状态的以色列人或持枪平民。

从被拘押人员实际状况看,双方信息也不对等。以方泛称约有240人被拘押,但是哈马斯不掌握完整人员名单。据分析,10月7日突袭以色列,伊斯兰圣战组织等派别也参与,因此,厘清被拘人员名单和落实具体下落,比较复杂而敏感,尤其是交战双方缺乏信任。最新消息称,哈马斯准备无条件释放23名泰国公民。

被拘人员安全无疑是让以色列围剿加沙有所忌惮的因素之一。就战事而言,加沙空间狭小而交火激烈,战事每迁延一日,被拘押人员就多一份生命和健康风险,以色列也要承受巨大的国内外压力。就政治而言,哈马斯等要求置换被以方拘押的数千名“战俘”或曰“安全犯人”,包括近期在西岸失去自由的2600多人,以色列政府则面临着复杂的内部争议掣肘。以色列官方称,哈马斯每释放一批被拘押人员,军事行动就暂停数日,但不会放弃消灭哈马斯武装的总体目标,海外情报总局(摩萨德)也将在全球范围内追杀哈马斯领导人。

其次,以色列要完成代价极大的地面围剿战役。根据以色列政府计划,要“毕其功于一役”,彻底在加沙地带终结哈马斯政权和武装,并确立全新的安全安排。目前,以军做法是实施人口大迁徙,将加沙北部居民全部清空,然后放开手脚掘地三尺,消灭哈马斯有生力量,摧毁其地道体系和军事攻击能力。完成北部清缴后,以军再将重点转向加沙南部,实施第二次人口大迁徙,建立新“无人区”并复制北部地区做法。

从目前战况看,哈马斯采取游击战策略,避免与以军硬碰硬。以军也倚重高科技手段实施战役战术方案,步步为营,避免粗放式攻势而落入哈马斯地道战陷阱。双方没有出现大规模战损,以色列阵亡70人,摧毁地道400多条,哈马斯伤亡情况不详。加沙之战暂时避免了类似伊拉克费卢杰和摩苏尔那样惨烈的城市巷战。但是,藏兵于民并集体南撤的哈马斯武装在以军清剿加沙南部时会采取什么打法尚不得而知,以军要从230万平民中甄别、抓捕或消灭数万哈马斯等派系武装人员,将十分棘手。

以色列围剿加沙引发的最大风险点依然是人道危机。随着冬季到来,大量临时寄居帐篷营的巴勒斯坦平民,将在低温、阴雨和物资短缺中艰难度日,强迫他们第二次大迁徙,不仅挑战国际社会良知和国际法准则,也将使以色列面对新的舆论风暴。

其三,以色列要持续不断地进行应对国际关系危机与公共外交危机叠加的战役。此轮冲突以色列遭遇罕见危难,也让自己置身一场国际关系和公共外交灾难。目前,部分国家对以宣布断交或召回大使;个别国家准备对以领导人提起刑事指控,更多外交危机可能随着加沙战事延宕和人道危机加剧接踵而至。

几周来以色列公共外交应对一塌糊涂,如不尽快调整心态和姿态,将更加孤立和被动。以总理内塔尼亚胡不恰当地引用圣经,将巴以冲突描述为古犹太人与亚玛力人的恩怨,以前副外长丹尼·阿亚隆十分无理而业余地建议将巴勒斯坦人迁徙到埃及西奈半岛定居,以驻联合国大使埃尔丹有失体面的言论频繁出现,都给国际舆论对以色列政府和国家形象的认知造成了不良影响。

标签: 北京 健康 科技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